主页 > 星声星语 >
北京化二开始完全关停 兑现“绿色奥运”(图)
发布日期:2022-01-12 02:27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前天,北京化工二厂按照既定计划启动停产程序。当天,该厂氯碱车间最先关停,本月26日之前,最后两个车间———氧氯化车间和聚氯烯车间也将全部关停,建厂49年的化二将从此成为历史。化二全面停产后,其腾出的空地将主要用于发展服务业,也将建设一部分住宅。目前,用地规划正在编制中。

  前天,按照停产通知,氯碱车间“关门歇业”。虽然车间内不再从事任何生产工作,但车间所属的三四百名工人还需继续上班,负责停产后的残渣清理和扫尾工作。据介绍,本月26日之前,该厂剩下的最后两个车间———氧氯化车间和聚氯烯车间也将全部停产。

  因为停产,厂区保卫部门也加紧了对进出职工的检查。昨天,记者在化二看到,所有开着私家车出厂的职工均须打开后备厢,强制接受保安的检查。据保安部相关负责人解释,此举主要是为了防止职工“顺”东西。他说,眼看着厂子要关闭,为防止职工打公家财产的主意,从上月起,除单位领导等免检车辆外,工厂所有普通职工的私家车以及扛着大包出厂的职工均须接受检查。

  据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介绍,为了兑现“绿色奥运”的承诺,确保北京大气达到预定标准,按照北京市政府年初发布的《第十三阶段控制大气污染措施》,北京化工二厂作为北京市重点化工污染企业,连同北京东方石油化工有限公司旗下的有机化工厂,年内必须实现原址停产。

  化二此前两年一直处于陆续停产状态,此次停产是规模最大的一次。而各个车间之所以没有一次全停,主要是因为先后停产利于清理整顿。据介绍,化二原有六七个生产车间,2005年有机硅等生产车间陆续停产,截至前天氯碱车间停产前,化二只剩下最后3个车间和部分辅助车间(如水电、食堂等)。

  市环保局相关负责人表示,北京化工二厂全面停产后不再作搬迁处理,这意味着它将永远消失。有机化工厂则迁往房山的燕化继续发展。

  昨天,化二的上级主管单位东方石化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,化二虽然已经启动了停产程序,但由于职工的安置问题比较复杂,目前还没有定论,最终结果大概会等到年前才能公布。

  化二目前有近1500名职工,40岁至50岁的职工占了很大一部分。由于安置计划和安置标准一直没有对外公布,化二职工心里一直忐忑不安。昨天,记者在化二看到,身着蓝色工作服的职工们时不时地骑着自行车来到厂外,三五成群地躲在墙脚下抽烟(厂区内一律禁烟)。据其中一名工友介绍,工厂开始停产后,厂区职工最担心的就是安置计划。为了缓解压力,同事们最近经常聚在一起抽抽烟,顺便聊聊厂里的小道消息。

  据悉,化二先前陆续关闭车间所涉及的相关职工,流向主要分为两个部分,一是员工内退、分流,二是员工自谋出路。

  据介绍,有机化工厂和化二都位于朝阳区的大郊亭,紧邻CBD。化二工厂退出历史舞台后,将腾出57万平方米土地,而有机化工厂占地面积近38万平方米,两项加起来,将空出近100万平方米的土地。这么大的一个地块,再加上其紧邻CBD的优越地理位置,腾空后作何用途一直为外界关注。

  昨天,市发改委工业处处长文献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,该地区变迁后的用地规划目前正在编制中,主要方向是用于发展服务业,也将建设一部分住宅。“但不可能全部用于发展住宅,否则将出现又一个回龙观。”文献表示,对这块地的用途,政府将根据产业发展政策和全市的用地规划,统筹考虑。

  北京化工二厂成立于1958年,后经资产重组,以社会募集方式设立了北京化二股份有限公司,并于1997年在深圳A股上市。工厂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大郊亭,拥有净资产16.6亿元,主要生产烧碱、聚氯乙烯系列产品,1999年曾被原国家经贸委列为全国520家重点企业之一,2000年又被北京市科委批准为高新技术企业,在氯碱行业中享有较高声誉。

  据朝阳区的环保统计数字,北京化二的废水排放量、化学需氧量排放量均居朝阳区首位,废气排放量居朝阳区第五位。

  1997年,“北京化二”(000728)在深圳A股上市。今年年初,北京化二确定年内停产后,股票开始连续跌停。今年10月,安徽“国元证券”正式借壳“北京化二”在深交所挂牌上市,10月30日复牌当天,股价连续上涨。“北京化二”从此退出股市。

  2005年1月18日0时40分,北京化二厂聚氯乙烯大量外泄发生爆燃事故,18个消防中队赶赴现场灭火耗时近16个小时,造成9人轻伤,部分附属设备损坏。根据事后调查结果,现场有关责任人3人开除厂籍,4人分别记过、记大过,并免去现任职务,两人行政警告。

  化二停产对其职工来说,既在心理上难以割舍,同时对未来也有些许担忧,职工老王就是其中一个典型。老王告诉记者,他从20岁时就来到化二,如今已经49岁了,这29年间,他从“小王”变成了“老王”。他告诉记者,他的大半辈子全给了化二,已经习惯了每天进出厂区的生活。停产后看着同事们纷纷在厂大门前留影,他心里总是拗不过去,坚持不留影,“我总觉得来得太快,像是做梦”。

  此外,他表明了对自己未来的担忧。老王说,他的年龄已经不小了,重新学一门技能比较困难,离开化二后真不知道自己还能干什么。“也不知道(单位)还给不给安排房子,补偿多少钱。”至于厂领导在这些问题上的态度,老王表示,领导们曾多次表示:“你们能想到的,领导们都在考虑”。

  听说化二要彻底停产,周边小区的居民非常高兴。李大妈20年前就住在化二周边的大郊亭,这些年来满肚子苦水。她说,化二最辉煌的时候是上世纪70年代末80年代初,当时厂里最多有五六千名职工,但那时的污染也最为严重,早上厂区散发出来的氯气味十分呛人,“我们起来最先做的事不是刷牙洗脸,而是关窗户。稍微晚了,屋子便满是酸酸的刺鼻气味。”李大妈说,“如果化二彻底停产,我们再也不用关着窗户憋在屋里,夏天也可以打开窗户呼吸新鲜空气了”。

  “听说化二要停产了,最近俩月收破烂的常光顾我们这儿。”据化二职工介绍,化二年内停产的消息发布后,化二周边收破烂的经常聚集在化二大门口,他们将车停在厂外,拎着大包小包跑进厂里,运走大量废弃的塑料等垃圾。

  化二职工说,最近一个月,厂办可能认识到了问题有些严重,专门下发通知:严禁任何收破烂的进入厂区。